覆舟

让 - 保尔 . 萨特 戏谑bot:

所谓“时间可以治愈所有伤痛”,完全是空话。和所有的动作一样,治愈当然需要时间,但重要的是这段时间内你做了什么。一个脚底有伤的人,不会因为坚持在荆棘路上行走一年而得到治愈。

【设定翻译】Fate/Requiem部分设定翻译(part1)

枫竹:


★自购后翻译的完全自炊


禁止在其他网站平台上传播转载或商用


已读完FR,考虑到剧透问题分章节进行整理翻译,主要是供个人检索用因此拒绝无授权的传播转载。


含有剧透内容,请谨慎阅读。


《Fate/Requiem》关乎设定、从者部分的翻译。


part1:prologue~1章




格式如下


▲词条


出处章节,页数


说明(补充说明)(页数)(译者个人补充,非原文提及)





▲从者:漂泊的荷兰人


Prologue,P17


职阶不明,真名漂泊的荷兰人(亨德里克·范·德·戴肯),宝具FlyingDutchman,宝具效果为每七年只能上岸一次,但同时意味着每七年就能有一次机会入侵任何地方(不论有多么牢固的结界)(P21)。(7年上一次岸这一点来看应该是参考瓦格纳的歌剧,瓦格纳的歌剧中同时提示到上岸之时船长只要遇到爱上船长的女性就能从诅咒中解放)


Master是阿哈歇罗斯=徘徊的犹太人(wanderingJew),被主人公称是人类最长寿者(P12)


 


▲临海城市《秋叶原》


Prologue,P21


临海城市《秋叶原》四面环海,设有强力牢固的结界,《圣杯》不会允许强行突破结界企图靠港的行为。(P21)在镶嵌城市中属于疗养地一样的存在。(P53)拥有海上铁道桥,直通《新宿》《涉谷》。(P86)


 


▲从者,昆德丽


Prologue,P25


职阶Rider,真名异教徒昆德丽,黑发褐肤,身着赎罪者才会穿的马毛编织的衣服。Master不明,据说是某位高位魔术师召唤的Servant,具有魔术意义上的第二种永动机,漂泊传说的一部(P30)。爱上了从者漂泊的荷兰人。不死者,被迫接受彷徨命运的传承之女,彷徨形式和漂泊的荷兰人、徘徊的犹太人不同,据说是保存着记忆完成从“世界”到“世界”的转生。同时据说曾经是一位魔女、是希律二世的王妃,甚至是北欧主神奥丁的女儿即战乙女瓦尔基里之一。每次转生都被迫接受屈服于强大的男人、并作为道具被利用的命运,直到与真爱结合,被对方赋予死的救济。(P32)传承中昆德丽绝不会说谎,但也绝不行善。(P33)


会使用召唤魔术使役魔物的小鬼Gremlin,可寄宿于机械、电子产品中。(P9)作为Rider召唤时拥有马匹,而嘴唇拥有觉醒能力(无具体描述,P25、P34)。宝具之一是同时受诅咒与祝福的圣枪朗基努斯(P34),但并非真性宝具,而是投影出来的伪性宝具,Elise通过魔弹(Freischötz)令昆德丽投影出的圣枪避开了心脏,但根据Elise的判断投影出的圣枪骨子拥有逼近真品的精度。(P37)


 


▲从者,鬼女红叶


Prologue,P41


职阶Berserker,真名鬼女红叶,Master是Karin。文中描述是恐龙形态。会治愈魔术(heal)(P43)


 


▲《令咒》


Prologue,P43


平时透明化,消费了的画数根据时间推移可恢复(P44)。只要消耗《令咒》便可以令肉体年龄重置。(P50)《令咒》是与《圣杯》连接的象征。(P51)


 


▲小圣杯


1章,P49


Elise出生前曾有过大战争,战争结束后的现在新出生的人的心脏都持有一个小“圣杯”。“圣杯”即自己的“命运”,只要遵循规则,谁都可以召唤命运的从者。从者是人类历史上积累下来的情报资源(resource),灵魂被置于超越时空间的英灵之座,该世界通过从座上下载情报资源的形式完成从者实体化。(P49)战后出生的年轻人(例:Karin)自出生心脏就带有“圣杯”,战前出生、幸存的市民在终战后立刻获得了持有“圣杯”的机会。“圣杯”给市民带来了不死,旧世界的主要死因(衰老、遗传基因恶化、感染病、病毒、恶性肿瘤等生物学疾病)被完全克服。人类可以说是达成了“不老不死”。(P50)Elise不持有小圣杯因此和战前的人类一样会衰老死去,也不持有连接《圣杯》的《令咒》,无法召唤servant。(P51)


 


▲世界再编


1章,P50


战后,通过《圣杯》(不同于小“圣杯”的圣杯),街道以城市为单位进行再编、新生。经过再编后的都市群统一被称作“镶嵌城市”(mosaic市)。临海都市《秋叶原》也是其中之一。全球暖化导致海面大幅上升,海洋离城市街道非常近,而神田川这一名称也仅是沿用战前的名称,现在是海水流通的运河。街道由《圣杯》守护,市民同时接受《圣杯》的恩惠。(P50)


 


▲从者,路易十七


1章,P58


职阶Avenger,真名路易十七,Master不明。据Elise所说是仿佛将清纯刻作纯白的雕像一般的天使一样的少年,背后拥有着令人恐惧的黑暗。“以这个怪物为中心的事件,出现了包括其御主在内的众多牺牲者,导致了十分凄惨的结果。”事件发生时Elise还小身高和路易差不多,自认为能够和他成为好朋友。但最终友情和好意都被路易十七所利用,最后惨遭路易十七的背叛,自此Elise对少年外貌的从者都抱有警惕心理。(P58)


 


▲少年


Prologue,P38


职阶不明,真名不明,Master不明。外貌八、九岁,拥有色素极淡的北欧人特征的白人,头发不经打理,发色是接近白色的淡金色。卷在脖子上的围巾拥有光泽,材质难以说是金属或是织物。衣服是棉布材质,有着古希腊束腰外衣感的素朴设计。胸口有一处刺绣。皮带、鞋子都和围巾同一材质,鞋跟部分有着奇怪的装饰,后部有着尖锐类似骑马用马刺状的东西。(P60)和其他从者一样服饰均由自身魔力编织,围巾会“无视物理法则漂浮在空中”。(P74)


 


▲从者


1章,P61


经过正规召唤的从者,作为基础知识,会从《圣杯》导入最低限度的现代常识、沟通所必须的语言。(P61)


 


▲从者,卡拉卡拉?(Caracalla)


1章,P68


职阶不明,真名不明(可能是卡拉卡拉大帝),Master不明。持有宝具Termedi Caracalla(卡拉卡拉浴场),除了“是非常大的浴场”以外效果不明。(P68)


 


▲恶灵凭依


1章,P75


Elise自称是被恶灵凭依,受到诅咒,是被贡出的祭品。(P75)


 


▲卡莲·藤村


1章,P76


旧人类史讲座的讲师,非人类,是人工智能AI,都市管理AI卡莲系列之一,负责统率《秋叶原》。卡莲系列是与市民没有直接沟通手段的《圣杯》所采用的人型末端(humaninterface)。采用与英灵降灵类似的召唤魔术与最新的情报工学技术融合的混合(hybrid)知性体。


 


▲人类首次登月


1章,P81


距离作品背景时间五十六年前,人类首次登月。(首次登月是1969年,作品背景时间则为2025年)(P81)


 


▲真鹤Chitose


1章,P95


身着黑色水手服的银发女子。被称作圣痕(Stigmata)。(P96)

善而无能的神,恶而全能的神
回归之时,带来毁灭
(论外级世界观)
其实和他们没什么关系而已都是人类自己作死导致国家灭亡?

最初开始对乌尔丽卡的人设大概是这样bad系?

两位太太给我的同人?

埃勒维兹大概是这个声线……?
以及结局的话一定是这样的

瓦解 瓦解 回归残片 尘世的记忆
还未得见云消雾散之际
勉强绻留 相连於形
脆弱的魔法
无可替代的生命残影
静止动作的右手 将栀子花束
献於重返大地的魂魄为饯
残留下的世界余下 无边绝望与
但求即逝的永恒

这首挺适合自家两个女儿的

令人着迷的快歌部分

【初音ミク】蜘蛛絲Monopoly【sasakure.UK】 UP主: ビリくん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537563

究竟是如何蔓延而来?究竟是如何挣扎而来?
景如血池的咽呜哭声 挣扎呐喊的罪人之姿

怎麼可能会伸出手呢 你大概会看著我挣扎的模样
出声嘲笑吧? 就像我「曾做过的」那样

「……即使如此我仍曾爱过啊。」
看似荒诞无稽的故事

奥克托佩德家族
总是被外人认为“这家的继承者个个都是怪人”但其实还是正统的魔法使家族。比起操控元素法阵进行战斗,奥克托佩德一族的魔法使更擅长体术,他们的魔法大多用于强化自身,因此有了惊人的敏捷,以及独特的格斗技巧。爱玛莉莉丝所拿着长刀正是奥克托佩德家族祖传的宝物。

凯瑟琳家族
来自『不祥的乌鸦之村』斯卡帝的家族,多年前就破产了,眼看家族中的人都分道扬镳之时,家族中最后一代继承者生下了一个天生就具有异能的最强的孩子——清水·凯瑟琳。(清水其实是族人取的代号,她本名“萝瑞尔”)但是清水·凯瑟琳的力量太强无法控制一出生就被族人监禁在“枯园”中。清水·凯瑟琳十二岁时逃出来,没能成功控制住清水·凯瑟琳的力量的族人决定委托人杀掉她。

珀尔森家族
历史不明,已灭亡。仅剩赛纶忒一人。似乎和奥克托佩德家族有什么渊源但爱玛莉莉丝和塞纶忒其实关系不差。

凡亦斯家族
首屈一指的,善于近战的武斗派魔法名门。在塔拉也是有头有脸的凡亦斯家和佐尔夫家有联姻。(所以说,索妮娅和安吉佐拉其实是异姓的姐妹)两人似乎天生就水火不容,现如今两人正互相争夺继承权。